Saturday, June 11, 2011

“狼来了”之抚州爆炸案

有观点说,这是给当局的一个重要信号。可是,这许多已然发生的、仍在发生的、维权的、上访的、抗争的、自焚的、报复的…哪个不重要?哪个不信号?

只是,人们这样善良而朴素的、富有人性与同情心的、具体而微的感受,在他们另外一套宏大的叙事里,无非是篇幅之外、不值一哂的片刻噪音罢了。故事,一如既往地惯性前行。

又或者,我们善良地想,总有一些他们已经意识到是信号了?可为何始终不见正向的改变?因为“信号”多如牛毛,而那只真正的狼始终没来--脱敏了?麻木了?

要知道--
狼,只需来一次,成功的一次;你,得时时警觉,处处设防,松懈的一次,可能就是最后的一次。

可是、又可是--
在这篇丰功伟业鸿图巨制里,这一张张面孔、一副副表情、一点点人性…你走下奥迪时会看到的、按摩洗头时会碰到的、吃饱喝足后会交道的…这一个个渺小而尊严的“人”,怎么就写成了你要处处提防的“狼”?

把人当狼看,“狼”就会把你当“人”看--等着以原始的、野兽的方式捕食你。

我极想知道抚州诸位大人,此时此刻,在军警的严密保护下,走出奥迪、迈进大楼、操持公务时,是否一如既往的气定神闲?需要心理专家的介入?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