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7, 2011

拾遗



把音乐关掉
把房间擦净
把衣服叠好
把自己就放到寂静里一尘不染
四肢整洁 不思劳作
让情绪的池子沿呼吸管道与血液脉络渐溢渐枯

2007.05.12


两首, 给她

一.

亲亲你的脸
听听你的呼吸
世界安静得像浮在空中的大树

树上花开
树下草长
树里的阳光斑驳流淌

待到花尽叶落
我们在白色的隆冬
烈烈燃作淡淡尘埃
只余微风禅语欲静不止

2007.01.02 11:37:10

二.

老伴
我牙又掉啦
看你乐得!
数数额头
你的皱纹比我的多上一根!

我们和时间追追赶赶
而今她也老得滴滴答答
像我们清晨拄杖相搀的石子路

世上的娃一茬一茬
像嫩嫩的芽长成艳艳的花
有几个会在看你画下的他?
几个会在读着字里的她?
几个在悄声说着她和他?

在遥遥远远的未来
我看见黑暗中稳稳驶来的列车上
他将悠长的日子在短信里一气呵成
有过的曲折无非溅起的浪花
生命终将无声入海
一片蔚蓝

2007.01.02 22;09:08




河岸上笔法繁复
河岸上尘世喧嚣
只有我
不着一笔
日夜东流

2005.06.26.21:45


远方


在远方行走
在远方浅笑轻颦
在远方眉头低垂


在我心里很远的地方

2005.06.20




风在嶙峋的城市里行走
云在暗红的夜幕上变着你的模样
人们在一方方水泥格子中碌碌睡去
朝北的阳台上彻夜立着我的身体和倾斜的影

想着远方那只亲切的猫
想着她柔软的脚爪会在深夜里爬过我梦的屋脊

2005.05.29.01:51


病句

夜色臃肿的身躯霸道地侵入每寸时空
没了信号的电视在墙角一波波地抢占神经的焦点
铁制的床承着肉质的身
唯有心与夜的密度相当
因此空空漠漠, 不浮不沉

这里少了一个代词
没了相关的动词
我在人世的字里行间
成了一个病句

2005.05.18.22:54/05.29


无题


牵着云做的帘
卷着彤色的城
敛向天际

楼宇间
是圆柱和方体的暧昧
金属与木石的亲密

霓虹勾出几何的时空
一格格亮起归宿的灯火

一片草地铺陈一方绿色的柔软
MP3 里收藏二十二个电台
跳跳听听
总有一个最随心

2005.05.13.傍晚/05.29
陪大家去踢球, 负责后勤与看球...


栀子花开

城市的声音在马路上庞大地行驶
人们的面孔藏在伞下阴声细语地走

大雨滂沱
一种坚韧的柔软在这嘈杂的夜色里似有若无

2005.05.10.晚/05.29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