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7, 2011

那長髮飄飄的年代 - 舊作集

整理舊盤,終於找回當年混跡世外桃源、我愛南開、水木清華 BBS 詩歌版時碼下的諸多文字。

04/05 年間,待業在家,百無聊賴時便把那原是 .doc 的 3.5 本集子在 Linux 下手工排成了 XHTML 1.0 Strict 頁面,放到朋友的服務器上。後因空間不在,筆記本丢失,以爲再也回不來了,結果竟在這塊舊硬盤裏有份幸運的存档。於是趕緊拷貝,傳到了 Amazon S3:


那是長髮飛揚、荷爾蒙過剩的年代;那是逃課掛科得讓幼稚卻勇敢的創造力能無邊瘋長的時光。不全是“為賦新诗强说愁”吧,確有揮之不去的隱言。早些的寫於鬱鬱不志的物理系時期,多些瘋狂,多些淩亂;晚些的寫於轉入軟件學院後的泰達,多些清冷,多些寧靜。後來算是有了自己的一點心得與風格,也大體知道了文字應如何拿捏,不過正常而繁忙的就業也開始了,六年來便鮮有筆墨。

集子三“蚌”有許多自己喜歡的句子,摘抄二三篇以回想:

--


积木

记忆是一场游戏
一种向上向上堆积的消瘦

筛选甄别 添加抽离
让它千疮百孔
让它精美极致
我们时常悲痛难遏
我们偏偏乐此不疲

只是.

有一天
粗心的手和命定的重力
会让我们在刹那的错愕之后
哭成一个孩子

03.08.24

--


这个洁白而干净的世界

在墙上画一朵小雏菊
就能嗅见太阳纸张一样的温暖

在墙上画一扇窗户
就能瞧见顾城执意让我们习惯的光明

让这传说的光明推着我扁扁的影子
就能想见夜的来临
想见凡高哥哥燃着暗色火焰的星空
和我梦里横亘原野, 烁烁转动的天河

在地板上画个矩形
就是我能安然躺下的床铺

在床上照自己模样描个娃娃
就是我一生一世的伙伴

画它圆圆的脸蛋五根竖起的头发
画它简单的手脚永远微笑的嘴巴

在它身旁躺下 我的娃娃
陪我一起睡去 我的娃娃
只有这个洁白而干净的世界
可以安置我们蜷曲的瘦弱与命定的丑陋

03.08.27.凌晨

--


你还要在这里徘徊多久?
……
……小小年纪, 为什么就开始捡自己的脚印?
……
……
求求你! 离开!……

……我要回去

原来

雨, 听话, 下吧, 急缓随意
眉头低垂的时候
需要一种零落的声音
嘈嘈切切 惊动我僵硬多年的脊梁

潮冷升起
四季生死轮回的印记
充盈我们血肉相连的骨架
十二月, 到一月, 到三月...
篆刻千肢百骸 挥之不去

一块块砖, 一片片瓦, 一捧捧湿滑湿滑的泥土
这里曾是我的心, 我承载人世来去的容器
一任脚印凄凄浅浅层层叠叠
勾勒我纵横交错的脉络, 我的纹理我的发肤

原来那个小孩一直靠在窗前
原来那个小孩一直站在门口
原来这座老屋就扣在我的胸膛
用凝固的时空困住一条弱小生命
年过一年
年过一年...

请雨敛住 换作月光
让夜色如水
让孩子背靠黄土安心躺下
让苦楝开出一树紫色小花
成为我清风里缓缓飘散的魂灵

03.03.07/15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