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0, 2011

南开,九九


给南开 99 的先生、舍友、同学、文青、女生、世外异域桃源、我爱南开、水木清华……时光无可挽回地流逝,就让这堆文字追随而去,有天重逢于历史的故纸堆,浅唱低吟。




从清晨到入夜
从树上羽毛温暖的嘀咕
到晚自习后喧哗的起伏 路灯明灭

从大中路到马蹄湖
从飞絮恼人高耸的杨树
到偶尔夜雨的路旁 水洼浅浅

从二食堂饭菜油光的俗味
到澡堂口女生新鲜的发香

从 BBS 上喷薄的文采
到水银灯下跼蹙的言语

从躁动的心灵
到莫名的感伤
波光荡漾的湖边
有没听说她已吻了 另一个他



五教六教,古砖旧瓦
一宿二宿,新枝老树
仪器上尘土经年累月,干木绿漆
窗台边光影四季流转,琴声吉他

图书馆是好同学的殿堂
书里是各色的理想
路旁一个小土堆便名冠“南山”
让秀丽山区的孩子忍俊不禁

教授好坏,都有伪装的答到,恣意的困觉
才气多寡,都有不得的芳心,小馆的酩酊

数年不见,桀骜的先生已酒中仙逝
拎着动乱烙下的问候语,去拜会他常问候的先人
时日太长,高龄的粉笔已尘埃落定
纸上的公式身后的弟子,能否谨小慎微无愧师门?

学弟妹还在他们围着的墙里天真地成长吗?
记着,权力与财富的小车当谦恭礼让,敬重书生意气
不然,我们就在大中路上给它上多一节颠覆之课



故事聚集过
就床头被褥机时逃课地写
分开了
便篇幅零落万般头绪

你事业如何?
国外生活哪般?
宝宝多大?
身体竟不如从前了啊!
……

埋头解过最远离尘世的公式方程
刻苦写过最思辨缜密的长篇大论
今天的你是否觉得理想已顺理成章
抑或更加抽象,更像穷尽脑汁的猜想?

不见了的十一宿
不见了的人

变换了的光影
让记忆只一味地流淌
找不到一块礁石
激起些许浪花


- 6/20/2011 11:53pm
- 7/15/2011 11:00pm
- 8/20/2011 12:41am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