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3, 2012

子夜

北京
孤鳥夜啼
又是透髓的靜寂

我已知道
你青春的肉體
就要逆著子夜前行
迸濺成絢爛的光影折斷成清脆的聲音

你卻不想
待螻蟻退散,蒼生苟且
萬家燈火,將無人念起
些許,鮮活的名字

子夜再度
君臨這
無邊的靜寂

2012.6.3 23:17
2012.9.19 10:32

(2013: 彩色鉛筆)
Post a Comment